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最强焊接工”这样炼成

作者:admin来源:劳动报 日期:2018-5-29 9:20:50 人气: 标签:

  40年前,赵黎明还在绍兴乡下读高中。在他的记忆里,那时候电力供应紧张,每天吃过晚饭总归要停电,有时一停就是两三天。40年过去了,赵黎明成了焊接行业内公认的“大师”。他的从业成才之路,与上海锅炉厂制造的电站锅炉从5万千瓦到124万千瓦的进阶之路,乃至中国电力事业的发展历程相互印刻。

  上世纪80年代:

  好的焊工是一根根焊条喂出来的

  上世纪80年代,赵黎明进入上海锅炉厂做电焊工,算是“半路出家”。此前正值“改革开放”初期,赵黎明虽然还不完全明白这四个字的意义,却能清晰感受到眼前的变化:“在农村,从生产队一下承包到户,给我的感觉是可以自主安排生产了。后来农村办起了乡办企业,我高中毕业后就进乡办企业做了一名技术工人。后来还弄了条船跑运输做生意,一天能赚七、八十块呢。”

  尽管如此,进入上海的国有企业做工人对他来说却是更荣耀的事情。“从农村走到上海锅炉厂做工人,这个机会太不容易了。我就想必须要学好技术,不能给老家丢人。”就这样,之前从来没拿过焊枪的赵黎明开始苦练焊接技术。

  成百上千吨的钢铁材料,如何能融合为一个严密的整体进行发电工作?这就离不开焊接技术。也因此,在上海锅炉厂的百年历史中,焊接始终是这里最重要的工种,高超的焊接技术也始终是这里的品牌。赵黎明初进厂时,国内的电力设备发展水平低,厂里生产的还是220吨的锅炉,焊工们用的是320型焊机。赵黎明称这种焊机为“老黄牛”,其体量有三、四百斤,运作起来噪音轰鸣,而且耗电量大。当时的车间里,也还没有重视“环境”、“秩序”这样的概念,各种材料、工具、废弃物散乱堆放。但就是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技术提升和产品质量却是一道“紧箍咒”。

  上海锅炉厂流行一句话:“好的焊工都是一根根焊条喂出来的。”短短几年中,赵黎明利用一切机会锤炼技艺,终于让自己的焊接技术从班组“垫底”,成了厂里的佼佼者。上海锅炉厂也在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追赶国际先进工艺的过程中逐步实现制造升级。

  上世纪90年代:

  一个好技术工人要有研究的头脑

  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上海锅炉厂开始承接出口项目。由于出口产品的工艺要求高、材料不同、焊接方法不同、焊接位置复杂,这些因素都为焊接工人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面对这些问题,赵黎明也常常感觉“心里没底”,但他更愿意把这些难题当成珍贵的学习机会。  90年代后期,上海锅炉厂接到了出口德国的订单。“这下压力太大了,我们的锅炉要出口到发达国家去,而且是德国这样的制造强国,我们原来的焊接工艺都不能适应要求了,这是前所未有的。”赵黎明记得,为了这一项目,德方派了一位老技术员来厂监造,一来便将原先的焊接方法全部推翻。为了主动适应德国工艺,赵黎明和工友们用了将近半年时间根据材料的特性改进焊接方法,把一次合格率提高到了95%,远远超过了德方专家示范的合格率。  在不断加工国外产品的过程中,上海锅炉厂的制造能力和工艺水平一步步提升,产品质量赢得了国际声誉,这也为日后制造国际上最先进的电站锅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赵黎明也因为在这些重点项目中的出色表现,于1996年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此时的赵黎明,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以前总觉得搞焊接就是肯吃苦,就是把技术练好。后来越来越明白,一个好的技术工人还要有研究的头脑,有创新的能力。”

  21世纪:

  几代人的坚持换来顶尖高手

  进入21世纪,电站锅炉不断升级换代,随着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不断投入使用,焊接难度也随着四新技术的投入应用而不断提升。

  这些年中,上海锅炉厂生产的电站锅炉从30万千瓦,到60万千瓦,再到100万千瓦,每一次提升都意味着实现用更少的煤耗、更低的排放量,实现更高的发电量。为了确保每一个项目的产品质量,赵黎明带领团队先后攻克了“HRSG余热锅炉T91材料管座全氩焊接”、“小口径焊口焊接余高的控制”、“超超临界锅炉水冷壁管排锻件拼缝焊接裂纹控制”、“T92小口径焊接攻关”、国内首台“IGCC气化炉焊接技术攻关”、“超超临界锅炉新材料T23小口径焊接裂纹控制”、国内首台“二次再热锅炉管排小嵌板焊接技术攻关”等十多项技术难题。

  “我们生产出的最新的电站锅炉,发一度电只需要消耗256.8克煤。我们可以非常自信地说,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电站锅炉制造技术就在中国,就在上海锅炉厂。”相比于几十年前面对“高高在上”的进口装备的忐忑,今天的赵黎明有着十足的底气。

  40年间,从亦步亦趋追赶“国外”的脚步,到独立制造优质产品走出国门,再到主动创新引领国际行业水平。上海锅炉厂如今更多的是要进行自我挑战。去年,卡塔尔项目的顺利完成,使上海锅炉厂跻身为壳牌在中国范围内唯一一家实现出口的合格供应商。这一项目制造周期紧,技术要求极高,单在焊接方面便面临着两项重点攻关。

  卡塔尔项目对焊缝质量要求极高,尤其是对于对接焊缝内壁余高要求不超过1mm,并且需要采用超声波测厚仪进行厚度测量,严格控制尺寸,这种要求在上海锅炉厂的制造历史中还是首次。在确定了焊接工艺后,赵黎明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培训出3名“顶尖高手”,再由他们继续培训一批焊接能手。最终,上海锅炉厂仅用三个月的时间便完成了这一项目,比对方要求的工期整整缩短了两个月。

  “什么难活儿、苦活儿都能做,别人做不来的、不敢做的,我们能做。面对形势的变化和新的挑战,决不往后退。上海锅炉厂这几十年的成绩,是几代人用这种坚持换来的。”回首一路走来的历程,赵黎明认为,上海锅炉厂最为宝贵的财富便是有一支优秀的工人队伍,守护着这样的精神传统。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